給答案

我跟房東有糾紛,跟他對話過程可以錄音存證嗎?


我跟房東有糾紛,想找他當面談,對話過程可否錄音存證?
未來進入法院訴訟可以當作證據嗎?
在公開場合或是私人空間有不同規定嗎?


依循提問者的問題脈絡,與房東間有糾紛似屬民事爭議,故以下會以「民事」爭訟為背景進行回答:

一、關於對話者間的錄音存證能否在法院訴訟上使用,無法一概而論,必須由法官綜合相關事項來權衡判斷,而權衡的標準,可參著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455號民事判決:「﹒.﹒又民事訴訟之目的與刑事訴訟之目的不同,民事訴訟法並未如刑事訴訟法對證據能力設有規定,就違法收集之證據,在民事訴訟法上究竟有無證據能力?尚乏明文規範,自應權衡民事訴訟之目的及上述法理,從發現真實與促進訴訟之必要性、違法取得證據所侵害法益之輕重、及防止誘發違法收集證據之利益(即預防理論)等加衡量,非可一概否認其證據能力。苟欲否定其證據能力,自須以該違法收集之證據,係以限制他人精神或身體自由等侵害人格權 之方法、顯著違反社會道德之手段、嚴重侵害社會法益或所違背之法規旨在保護重大法益或該違背行為之態樣違反公序良俗者, 始足當之。﹒.﹒」(本案發回更審後,認定錄音影得作為證據使用);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46號民事判決中則是認定在特定狀況下,不得作為證據使用:「﹒.﹒…民事訴訟法對於證據能力並未設有規定,違法取得之證據是否有證據能力,應從誠信原則、正當程序原則、憲法權利之保障、違法取得證據侵害法益之輕重、發現真實與促進訴訟之必要性等加以衡量,非可一概而論。倘為財產權訴訟勝訴之目的,長時間、廣泛地不法竊錄相對人或第三者之談話,非但違反誠信原則,而且嚴重侵害憲法保障之隱私權,權衡法益輕重,該為個人私益所取得之違法證據,自不具證據能力。﹒.﹒」。

二、而對話者所處空間無論是公開場域或是私人場所,其對話的隱私仍然受到保障,此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89號解釋理由書中就有所說明:「﹒.﹒尤以現今資訊科技高度發展及相關設備之方便取得,個人之私人活動受注視、監看、監聽或公開揭露等侵擾之可能大為增加,個人之私人活動及隱私受保護之需要,亦隨之提升。是個人縱於公共場域中,亦應享有依社會通念得不受他人持續注視、監看、監聽、接近等侵擾之私人活動領域及個人資料自主,而受法律所保護。﹒.﹒」,因此並非對話者在公開場域的錄音在法庭上就一律可以使用,仍然必須由法官依一、的標準權衡綜合判斷。

三、最後,回到對話者間的錄音是否合法的問題,《刑法》第315條之1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一、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是針對「他人」而非針對「對話者間」,而《通訊及保障監察法》亦是如此,故應不會有涉犯刑事犯罪的問題。

3  
送出 取消
LU0000041(一般會員) 2019-06-10 15:15:47
謝謝洪先生回應! 因此對話的一方在公開場合的錄音是否可作為證據,是由法官依以下幾點做判斷: 民事訴訟法對於證據能力並未設有規定,違法取得之證據是否有證據能力,應從誠信原則、正當程序原則、憲法權利之保障、違法取得證據侵害法益之輕重、發現真實與促進訴訟之必要性等加以衡量。 看起來當事人很難在事前就有明確的判斷。
洪偉修(認證法律人) 2019-06-12 14:14:17
這就是立法者給予司法就個案的判斷空間,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預見,因為如果類似案件的判決很多,是可以歸納整理做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