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診者與醫療機構還是醫師成立醫療契約?醫療契約的權利義務內容為何?

文:周吉麒(認證法律人)
  • ‧ 2019-01-22 ‧ 2

    案例

    A因腹痛而至B醫院就醫。由C醫師看診後,認為A有罹患消化性潰瘍的可能。C醫師向A詳細說明病情後,開立檢驗單,先做血液常規檢驗,並安排次日進行內視鏡檢查。C醫師隨後開藥物的處方給A,並說明這些藥物的服用方法、可能的副作用等訊息。A抽完血、取完藥後回家,等待次日進一步檢查[1]

     

    註腳

    1.   本案例改寫自薛瑞元醫師文章內案例。薛瑞元(2004),〈醫療契約與告知義務〉,《月旦法學雜誌》,112期,頁37。
    本文
    醫療契約的當事人
    醫療契約是醫療需求者(求診者)與醫療提供者間訂立,以疾病診斷、治療為給付內容的契約。目前臺灣的醫師有接近三分之二受僱於醫療機構,締結醫療契約的當事人通常不會是提供治療的醫師本人,而是醫療機構[1]。醫療契約通常存在於求診者與醫療機構之間,醫師僅為醫療機構的履行輔助人[2]
    在上述案例中,B醫院委任C醫師來診療與B醫院成立醫療契約者[3]。因此A與B醫院成立醫療契約,C醫師是B醫院的履行輔助人,由C醫師來履行契約內容予A。C醫師診斷A的身體情形、進行抽血檢查、開立藥物處方及次日進行內視鏡檢查,均是基於A與B間之醫療契約而為的醫療給付行為(圖1)。
    圖1 醫療法律關係圖||資料來源:作者自製
    圖1 醫療法律關係圖
    資料來源:作者自製
    醫療契約的成立
    醫院或診所掛牌營業,是引誘求診者來締結醫療契約,此時契約尚未成立;求診者到醫院掛號,表示求診者欲與醫療機構締結醫療契約的意思;待掛號完成,求診者與醫療機構之間,才成立醫療契約[4]。醫療契約成立後,醫療機構就有依醫療契約內容,提供醫療服務的義務。
    醫療契約的內容
    醫療契約的發生,通常是求診者因身體疾病、傷害或殘缺,需要醫師運用專業知識與技術經驗施以治療、矯正或預防,以治癒求診者身體的疾病或殘缺。因此醫師正確診斷求診者的疾病,並施以適當的治療,就是醫療契約中最重要的主給付義務(診療義務)。
    但醫療契約的義務,除了有主給付義務外,還有從給付義務、附隨義務以及後契約義務[5]。醫療契約的義務內涵是為確保求診者的履行利益能獲得最大滿足,並使求診者的固有利益亦獲得保護與照顧。
    在醫療契約中,無論是主給付義務、從給付義務、附隨義務或是後契約義務,均圍繞著醫療行為,並以求診者的生命、身體、健康以及自主決定[6]為核心,使求診者獲得保護、照顧以及最大的滿足。

    註腳

    1.   薛瑞元(2004),〈醫療契約與告知義務〉,《月旦法學雜誌》,112期,頁35-36。
    2.   民法第224條:「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時,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但當事人另有訂定者,不在此限。」條文中所說的「代理人或使用人」,學說理論上統稱為「履行輔助人」。
    3.   民法第528條:「稱委任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委託他方處理事務,他方允為處理之契約。」
    4.   陳聰富(2008),〈醫療契約之法律關係(上)〉,《月旦法學教室》,72期,頁87。
    5.   醫療契約的主給付義務有診療義務、提供合格醫護人員及必要設備的義務,從給付義務有說明義務、製作病歷與保存病歷的義務、轉診並提供病歷報告的義務,附隨義務有告知義務、保護義務,後契約義務有保存病歷與提供病歷複本的義務。以上義務僅是例示,醫療契約的義務不限於此。陳聰富(2008),〈醫療契約之法律關係(下)〉,《月旦法學教室》,73期,頁57-63。
    6.   基於病人自主權的尊重,任何侵入性醫療行為,醫師均需告知病患相關醫療資訊,並在病患理解相關資訊後,取得其同意,使得為之。陳聰富(2009),〈拒絕醫療與告知後同意〉,《月旦民商法雜誌》,23期,頁73。
    2
    這篇文章有幫助到你的話,
    請給我一個讚,謝謝。
    延伸閱讀

    薛瑞元(2004),〈醫療契約與告知義務〉,《月旦法學雜誌》,112期,頁35-45。

    陳聰富(2014),〈醫療契約之法律關係〉,《醫療責任的形成與展開》,頁129-168。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網站採用CC授權,內容歡迎轉載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