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代理人代替未成年人聲請拋棄繼承,法院會准許嗎?

文:蕭慧宜(認證法律人)
  • 3   0
    刊登:2019-05-17 ‧ 最後更新:2020-05-20

    案例

    A、B夫妻住新北市板橋區,育有未成年的小孩C。A在2018年11月30日死亡,B為C向臺灣新北地方法院聲請拋棄繼承,法院請B說明為何代替C聲請拋棄繼承,B則表示A死後遺留一筆位於臺北市信義區商業用地正在出租中,B回答:因為C年紀太小,不會管理,所以辦理拋棄繼承,請問法院應如何處理?

    本文
    法院在審理拋棄繼承的案件,原本只要「形式上審查」。但是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代為聲請拋棄繼承,法院必須依職權調查事實及必要證據
    依照民法第1087條[1]規定,因為拋棄繼承屬於「處分」行為,所以對於未成年人繼承權之拋棄,必須由法定代理人(通常是父母)行使允許權。
    然而本文案例的拋棄繼承是未成年人的「單獨行為[2]」,只有在「為了保護未成年人的利益」情況下,法定代理人才可以行使其允許權。否則,法定代理人即使允許,在法律上也是無效[3]
    進一步解釋,因為拋棄繼承屬於非訟事件性質,法院只要「形式上審查」即可,不需要做實體判斷[4]。可是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是否為其子女之利益而允許拋棄繼承權,關係到「拋棄繼承權單獨意思表示行為」是不是有效或應歸無效的問題,法定代理人在這時候因為有利益衝突,能不能代替未成年人行使「拋棄繼承」權利,法院可能會有疑慮[5]
    這時候,依非訟事件法第32條第1項[6]的規定,法院必須要職權調查事實及必要的證據,審查是否符合拋棄繼承權的要件[7],才能決定這個聲請拋棄繼承的案件要准予備查或者裁定駁回。
    關於C對A的拋棄繼承部分,法院應該做出駁回聲請的裁定
    這個案例當中C還沒成年,必須要由法定代理人B行使允許權。法院在審查「為未成年子女之利益處分」條件時,知道被繼承人A名下遺有一筆位於臺北市信義區的商業用地(假設A名下只有遺產沒有遺債),如果法院准許了C拋棄繼承,而且A沒有其他繼承人,最後將由B單獨繼承全部遺產,那麼對C顯然是不利的。就算不做實質審查,法院從形式上審查已經可以認定法定代理人B並沒有兼顧對未成年C的利益保護。所以法定代理人B代理未成年C向法院聲明拋棄繼承,因為不是對於未成年C有利益的,法院應該要駁回這件由法定代理人B代理未成年C拋棄繼承的聲請。

    註腳

    1.   民法第1087條規定:「未成年子女,因繼承、贈與或其他無償取得之財產,為其特有財產。」
    2.   民法第78條規定:「限制行為能力人未得法定代理人之允許,所為之單獨行為,無效。」
    3.   前司法行政部(54)台函民字第3834號(1965/6/25):「限制行為能力人如欲拋棄其繼承權,依上開民法第一千零八十八條第二項之規定,除非為其利益,法定代理人不得依同法第七十八條之規定行使其允許權,如允許之在法律上亦屬無效。」
    4.   實務上認為,像拋棄繼承這種非訟事件,法院只需要「形式審查」即可。例如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94年度家抗字第56號民事裁定:「……又按非訟事件,應依非訟事件程序處理,法院僅須形式上審查是否符合非訟事件程序上之要件,無需為實體上之審查,關於拋棄繼承權之聲明、撤回或撤銷其拋棄聲明之法效如何,倘利害關係人對之有所爭執,應循民事訴訟程序訴請法院為實體上之裁判,以謀解決,非訟事件法院不得於該非訟事件程序中為實體上之審查及裁判,最高法院90年度台抗字第649號裁定意旨可資參照。」
    5.   例如: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2108號民事判例:「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六條所謂繼承權被侵害,須自命有繼承權之人獨自行使遺產上之權利,而置其他合法繼承人於不顧者,始足當之。父或母與其未成年之子女共同繼承時,依同法第一千零八十八條之規定,對於子女之特有財產既有管理及使用、收益之權,並得為子女之利益而處分之,不得謂有侵害其子女之繼承權。」
    6.   非訟事件法第32條第1項:「法院應依職權或依聲請,調查事實及必要之證據。」
    7.   參照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98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13號意旨:關於父母代未成年子女向法院聲明拋棄繼承,審查意見採乙說(肯定說):「對於拋棄繼承對未成年子女是否有利,涉及其拋棄繼承是否合法。從而,法院為判斷其是否合法,不論當事人有無主張或爭執,均得依職權調查證據,為實質審查。」
      最後的會議結論多數說採折衷說,認為:「未成年子女之法定代理人為子女拋棄繼承時,法院應就其所陳報之資料,對法定代理人『是否為子女之利益』而拋棄繼承,應為形式審查。」
    3
    這篇文章有幫助到你的話,
    請給我一個讚,謝謝。
    送出 取消
    網站採用CC授權,內容歡迎轉載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