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答案

法律怎麼規範試用期呢?


今天面試時,公司表示試用期三個月,並且因為還不是正式員工,所以工資會略低於勞基法,而且不適用公司內部獎金規定,請問這樣沒有違法嗎?


在回答這問題前,我們不如先談一個更直接的問題:工作試用期,老闆是否應該給付薪水?

首先,要一個人為你工作:他出賣勞務給你,你就應該付他錢。這不僅是法律,也是常識。
但「工作」跟「會產生貢獻」常常不能劃上等號。尤其是試用期的時間,員工往往搞不清楚狀況,對公司能不能產生貢獻還不好說,公司先要花成本帶新人。
因此,以前的勞動部見解認為,法律並沒有明文規定「試用期」,所以試用期期間的勞工不受《勞基法》保障。這樣的見解被企業廣為接受,因此許多老闆認為:「試用期」是用來瞭解勞工是否真正適任工作,因此在正式聘用勞工之前,自然可以隨時終止僱傭關係[1]
如果我們採用這個見解,試用期有沒有薪水都難講了(例如:學徒或實習生常有不支薪的狀況[2]),更別提題目所描述的「工資會略低於勞基法,而且不適用公司內部獎金規定」情形。
然而,現在的勞動基準法主管機關已經改變見解了:承認「試用期」勞工仍應該受到勞基法保障[3]
勞動基準法中央主管機關勞動部認為,試用期長短可由雙方自行約定。然而雇主如果要解聘試用中的勞工,仍應依照勞動基準法相關規定辦理;而且,如果試用後雇主決定正式聘僱勞工,試用期的年資應該納入整體工作年資計算。
另外,臺北市政府勞動局認為,於試用期間,工資、工時、休假、資遣費與退休金等均須依照勞動基準法的規定,契約的約定不能低於勞動基準法的標準。
但是「試用期」在法院見解上仍有分歧,有些法院認為試用期屬於締結正式勞動契約的前階試驗、審查階段,因此原則上雙方當事人都可以隨時終止契約,不需要依照勞動基準法的終止契約規定,也不需要依照勞動基準法的資遣費規定,除非雇主有濫用權利的情況,否則法律上就允許試用期間雇主以勞工不適任為理由來解僱勞工[4]
如果採用上述的法院見解,勞工在試用期發現公司沒有給自己合適的工資,甚至不適用公司內部獎金規定,就算心裡覺得這個行為違反勞基法,好像也無法計較。
因為公司就算明天就開除解僱這名勞工,鬧上法院也可能會偏向資方[5]。而身為一個「試用期未滿就被開除的勞工」,可能連資遣費都要不到[6]。在這種情形下,如果能保住工作,拿到糊口的薪水。就算公司有些看似不合法的待遇,也請不要太放在心上了。
 
延伸閱讀:雷皓明、張學昌,《一般所說的工作試用期是什麼意思?

註腳

  1.   法律白話文,《試⽤期階段,有哪些保障與權益?
  2.   TVBS新聞(2018/4/25),《惡劣!聘請工讀生不支薪 店家稱:對方只是來當學徒
  3.   參照:雷皓明、張學昌,《一般所說的工作試用期是什麼意思?
  4.   例如臺灣高等法院 105 年勞上字第 104 號民事判決:「我國勞基法並未就試用期間或試用契約制定明文規範,而一般企業雇主僱用新進員工,亦僅對該員工所陳之學、經歷為形式上審查,未能真正瞭解該名員工是否能勝任工作,因此,在正式締結勞動契約前先行約定試用期間,藉以評價新進勞工之職務適格性與能力,作為雇主是否願與之締結正式勞動契約之考量,而勞工於試用期間內,亦得評估企業環境與將來發展空間,決定是否繼續受僱於該企業,基於契約自由原則,倘若勞工與雇主間有試用期間之合意,且依該勞工所欲擔任工作之性質,確有試用之必要,自應承認試用期間之約定為合法有效……
    約定試用期間之目的,既在於試驗、審查勞工是否具備勝任工作之能力,故在試用期間屆滿後是否正式僱用,即應視試驗、審查之結果而定,且在試用期間因仍屬於締結正式勞動契約之前階(試驗、審查)階段,是雙方當事人原則上均應得隨時終止契約,並無須具備勞基法所規定之法定終止事由。準此,除非雇主有權利濫用之情事,否則,法律上即應容許雇主在試用期間內有較大之彈性,以所試用之勞工不適格為由而行使其所保留之終止權。」最近判決例如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107 年勞訴字第 255 號民事判決臺灣花蓮地方法院 107 年勞訴更一字第 1 號民事判決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07 年勞訴字第 86 號民事判決 也採相同見解。
  5.   這種事不能一概而論,也有另一些法院認為,勞基法雖無試用期的規定,但雇主終止契約仍應符合法定最後手段性原則。例如:臺灣高等法院 106 年勞上字第 86 號民事判決
  6.   例如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107 年勞訴字第 255 號民事判決:「約定試用期間之目的,既在於試驗、審查員工是否具備勝任工作之能力及對於所司職務之適應與否,故在試用期間屆滿後是否正式聘僱,即應視試驗、審查之結果而定,且在試用期間因仍屬於締結正式勞動契約之前階(評估、試驗、審查)階段,是雙方當事人原則上均應得隨時終止契約,並無須具備勞動基準法所規定之法定終止事由;且除當事人另有約定外,原則上亦無給付資遣費相關規定之適用。」
0  
送出 取消
匿名(進階會員) 2019-05-07 00:29:45
請問: 1. 臺北市政府勞動局的意見出現在哪裡? 2. 正文出現「公司就算明天就開除解僱這名勞工,鬧上法院也可能會偏向資方」,但註腳又說不能一概而論,正文語氣很肯定,註腳又顯露不確定的語氣,請問是不是可以統一一下,目前法院有比較明顯的結論嗎? 3. 所以「試用期三個月……工資會略低於勞基法,而且不適用公司內部獎金」就算違法,還是無法向公司要回「符合勞基法最低基本工資」減去「目前工資」的這部分的工資差額嗎?